2012年10月22日 星期一
晚上8点45分 无雨


距离上一篇文章已经有10个月了。
我承认我很懒惰。
呵呵~~~~
应该说,少上来,就渐渐忘了这个地方。
花了一点时间,我还是记起了账号和密码。
总归是自己的家~
哈哈!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我不知道怎么去实现。
也不知道会不会实现。
如果暂且屏蔽掉所有屏障的话。
我想做的事情是这样的……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我想读书。
念Positive Psychology。
这世上,只有一间大学是真正地pioneer: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
《Master of Applied Positive Psychology (MAPP) Program》
共两个学期,一年。
学费马币15万吧……哈哈哈!
念出来不能成为Positive Psychologist,因为这世上还没有一个叫做Positive Psychologist的职业。
可以说是为自己而读的。

我希望可以在工作上运用积极心理学。

药剂师给予病人药物方面的知识,重要的须知事项,使用一些仪器比如Inhaler、胰岛素笔式注射器的方法等,都是范围内的工作。
我们称之为Cousnelling。
如果真的想让病人更好地控制病情或者痊愈,除了给予药物相关的资讯,灌输积极乐观的思想也很重要。
觉得这很荒谬吗?
做这事还真闲……多管闲事……
会这么想也不奇怪,因为灌输并培养积极的情绪和优势,并不是我工作范围之内的事情。
(话说,我曾经在沙巴工作时灌输病人积极的想法…… = = 当初也只是想试试看而已。)
但如果这正式纳入了工作范围,会不会就比较能被人接受呢?

念回来以后,在马来西亚推广Positive Psychology。
甚至在大学里开办这个课程,就像语文课一样。
然后课程慢慢升级。
让所有领域的人士来上课,并在他们的生活中,工作中运用积极心理学,管理员工,训练职员等等,再继续推广。
让更多的人知道积极心理学。
让大家的生活更加美好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好了……
我想你们应该看不下去了。
我投降吧。
这只不过是我“想”的而已。
嗯。

人氣指數

搜尋欄

音樂分享